首页 绛都春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164 背黑锅我来,送死你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世人迷信,善财难舍。
  
  偏偏包装了一些宗教的观念去忽悠,人们反而会坚信不疑。
  
  “世上没有人不怕死的,越是有钱有权的越是如此。不过具体的操作,咱们得算个数出来,然后把总数分成若干股,看他们自己认购多少股就是了。至于说人工,王府里的这些杂活,就凡霓裳和我想想办法,人手该是有的。至于去山里开矿……等你找来能辨矿的能人,就让祝飞他们‘练练兵’呗。这样人工费就省出一大笔,但只要做出贡献的,将来可能的情况下,用药有优惠。”
  
  这就是现代,鼓励献血的方法了。
  
  “可以试试。”老郭想了想说,“但他们要想知道是什么药呢?”
  
  “保密。”肖绛断然一挥手,“说服他们,但不求着他们。爱参加不参加,只要他们不后悔。而且一定要说明,名额有限,晚了的也没机会了。”
  
  嗯,这是现代的饥饿销售理论。
  
  “以谁的名义?”练霓裳问。
  
  “我,我的名义。”肖绛毫不犹豫。
  
  这件事儿自然不能以王府的名义,也不能是官家的名义,更不能是高闯的名义。
  
  中国古代的皇帝被称为天子,也就是上天之子。
  
  燕北也是一样,高氏子弟都被认为是神的后裔。加上高闯自从上战场之后无意败绩,爱民如子,爱兵如子,也没有什么不良的绯闻和恶事,更被燕北的普通百姓神化了。
  
  那就让高闯被供在神坛上吧,不管什么年代的人都需要偶像。特别是燕北这种艰难的生存情况,一个完美的偶像可以更好的凝聚人心。
  
  他们没有天时,没有地利,就必须有人和。
  
  而她就不同了。
  
  她是武国人,王妃的身份地位足够,可极端的情况下又可以被高闯一票否决。
  
  这样的她简直是天生的背锅侠,事情成了,是高闯的功绩,是燕北的福气。
  
  事情不成,就是她一个别国来的女人作的妖。
  
  可是看到她这样痛快自承其事,老郭和练霓裳快速对视了一眼,都有些惊讶。
  
  “这个……是要担风险的……”老郭斟酌着说。
  
  就因为他在犹豫,甚至还有一点劝阻的意思,练霓裳也是不忍心,肖绛就更觉得自己的决定是对的。
  
  她不是自甘委屈,自愿牺牲。
  
  她可没那么圣母,所坚信的只是高闯的品格。
  
  那样的人在战场上不肯辜负一个小兵,自然也就不会辜负她所做出的努力。
  
  就算是让她背个锅,也只是给外人看,暗中肯定会受到很好的保护。还会因为它所受的委屈,加倍的补偿于她。
  
  说到底她损失的表面的东西,得到的可是实惠。
  
  闷声大发财,说的就是她这种情况了。
  
  再者,有其主,必有其臣,看老郭就知道,过河拆桥的事不会有的。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