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汉鼎余烟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八百九十一章 火坑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不同于汉家政权的规整制度,马超所驱使的羌胡各部,分散在广袤土地上,以一个个种落的形式存在。种落有大有小,彼此之间常有战争吞并,较大的种落之下,又有数个乃至数十个部族,部族之下,又有小部。种落的渠帅、酋长,但有所命,都得层层颁布下去,过程中还难免会讨价还价乃至冲突。
  
  羌胡人的数量固然巨大,但各部彼此防备,没有任何一部会轻易出动全部壮丁远途作战。故而通常来说,集合三万骑几乎逼近他们的极限,非得提前一年半载,经过无数次内讧、争执,甚至还要引发几次上规模的政变,才能完成。
  
  但马超有令,那便不同。
  
  过去数十年里,马超一次又一次地击破不服的部落、用残忍的手段杀死一切敌人,硬生生用人头和鲜血堆积起了自己的威望。他的声名,在羌胡人所居的高原旷野间便如神祗。他要聚兵,没有人敢反抗,没有人敢迟疑!
  
  数以百计的信使离开汉阳后,三日、五日、十日,越来越多的羌氐各部得到了消息。
  
  于是,羌胡人驱赶着他们放牧的牛羊,半耕半牧的氐人用皮袋装着炒熟的干粮,像是迁徙的巨大兽群那样,在原野上前进。有时候彼此敌对的部落撞上,还可能爆发短促而激烈的火并。
  
  为了划分草场驻地、提供粮秣物资,身在汉阳的诸多凉公僚佐们全都忙得不成样子。凉州人与羌胡人厮杀了上百年,如今却莫名其妙地联成了一体,这个局面,又让很多人生出古怪的感受。
  
  这当中也包括了赵瑄在内。
  
  虽说马超本人忙着接待陆续来访的渠帅,很少给赵瑄下什么指令。但这位新任的主记陪着老上司姜叙,连着几天没有离开平襄城,经手书写的各种命令、记录不计其数。
  
  一直到诸事底定,可以坐等羌胡骑兵汇集了,赵瑄才离开平襄城。回到自己在冀城艺文里的家。
  
  他是个言而有信的人,稍稍休息之后,便请刘樾出门饮酒。
  
  无论怎么样的乱世,也无论人活得是否如蝼蚁,日子还得过,该有的乐子,还得找。
  
  当下两人往花记酒肆去。
  
  这几年,凉州与益州的贸易兴盛,汉阳郡的大姓自然捞了不少钱,连带着城里许多人手头都宽裕了一点,于是一度绝迹的酒肆重新出现。
  
  这个花记酒肆去年开的,主人是个康居来的女人,很是长袖善舞。酒肆里除了卖酒,还卖一些西域货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酒肆楼下归普通平民,楼上才是高官贵胄的地盘。往日里赵瑄和刘樾只敢在楼下盘桓,这会儿赵瑄大步往楼上去,倒也没人拦他。
  
  两人找了个角落里的席位坐定,要了酒肉,边吃边谈。
  
  推杯换盏没两回合,忽听楼下街道一阵喧哗。探头去看,原来是不知哪里来的羌胡骑士与本地人起了冲突,羌胡人当场拔刀将本地人砍杀,然后气冲冲地纵马。
  
  换了十年前,这羌胡人在街上走不出十步。可现在凉公在任,明摆着以羌胡人为羽翼。于是满街的人一时发愣,竟让他一溜烟跑了。
  
  刘樾的脸皮抽了抽,回过身来道:“喝酒,喝酒。”
  
  凉公既然集兵,之后很可能便有兵凶战危之事。凉州各郡哪里都不安全,死一个人,真算不了什么。
  
  赵瑄也道:“喝酒。”
  
  边地人没有不好酒的,素日里赵瑄和刘樾两人手头紧巴巴,还隔三岔五到酒肆解馋,喝个半醉,再彼此吹嘘一番。这会儿赵瑄有钱,几上有酒,两人不知为何,却都不愉快。
  
  你一盏我一盏,醉意起来了,脑子也开始晕晕乎乎,终于刘樾一推案几起身:“回了!”
  
  赵瑄赶出门外时,刘樾走得远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