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武称尊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九章 父女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什么,楚雨叔在闭关?”楚天满脸焦急,药膏炼不出来,淬体就无法进行,“须臾劲”的修炼更无从谈起。
  “恩恩。”当值人员点头确认,在药堂工作,一向无人敢轻易得罪,却对楚天不敢怠慢,就连素来蛮横的楚赫都被打的满体鳞伤,自然不会因年纪小觑楚天。
  “大概需要多久?”楚天追问。
  “这个说不准,快则几个时辰,慢了几天都有可能。”当值人耐心回答。
  该怎么办?楚天一时困住了,想来想去也没法子,只能等了。
  “咦,天弟,来这里做什么?”一道清脆声音响起,循声望去,楚天看到一副极为熟悉的面孔,不自觉露出了笑容,是楚楚。
  对她,楚天自然不会有所隐瞒,一五一十告知来意。
  “这有什么难的?跟我来。”楚楚拉着楚天就往里面冲,顺道招呼道:“小南,早上好”。
  小南连忙回礼,楚楚乃堂主千金,他自不会加以阻拦。
  楚天见事有转机,喜出望外,跟着楚楚往里走。
  目送两人远去,小南暗自庆幸,看起来小姐和这楚天关系很是不错,幸会刚才没有刁难,不让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药堂从外面看不是很起眼,交易处也颇为狭窄,里面却别有洞天。交易处后面是个大院,亭台楼阁、假山修竹样样俱全,进院就闻到淡淡的药香味,园中植有片片药圃,其中不乏稀有品种。不时有药童、仆役穿梭往来,或浇水,或锄地,或采药,或往房间送药材,屋门大部分是禁闭的,里面应该是家族供养的炼药师。
  楚天暗暗称奇,早听说炼药师长期闭关,不理俗事,一心炼药,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不少人看到楚楚忙恭敬行礼,这些楚楚没过多理会,简单招呼后,拉着楚天继续往里走。
  两人弯弯绕绕穿过几重庭院,来到最深处一处独院中,此处唯有一间隐蔽房屋,走近些,隔着窗纱可隐见里面火光,药香味透过屋门的遮掩,弥漫在小院中。
  楚楚轻轻推开门,屋子中央硕大一个药鼎格外显眼,药鼎下面赤红火炎烧的正旺,中间近乎透明,隐约看到数枚淡绿色雏药正在成形,鼎边身着炼药师服饰、浓眉大眼的中年人正专心炼药,旁边的壮健少年眼见丹药将成,面露喜色,嘴角直咧到耳根,满脸横肉不住抖动,不是楚赫又是谁?
  楚楚俏脸微变,这家伙来搞什么鬼。楚天倒是淡然得多,在他看来,此人不过手下败将,不足为惧,既成手下败将,就永远别想再追上来。
  不想撞到楚天,楚赫不禁面露惧色,昨天被打的满身是伤,若非父亲取出珍藏的“化伤续骨丸”,现在定然还在床上。此药十分珍贵,却被无端浪费,他自是遭到一顿训斥。直到现在,伤处依旧隐隐作痛,面对楚天浑身不自在,恨不得立刻离去。
  三人各怀心思之际,炼药已到关键环节,楚雨一手控制火焰温度,一手对着虚空狠狠一抓,雏药逐渐成形,在他精妙的温度控制下,被烘烤的越来越圆润,凸凹不平处缓缓消失。
  最后,丹药表面晶莹光洁,再无缺陷,此药已然炼毕!
  楚雨右手一挥,鼎盖应手打开,隐约的药香陡然变得浓郁,药香和水雾散处,数粒翡翠色丹药显现而出,他熄了火,腾出手拿起早已备好的白玉瓶,意念到处,丹药突然活了过来,成列飞出药鼎,鱼贯进入瓶中,塞上瓶塞,药香慢慢消散。
  接过丹药,楚赫三步并作两步,低眉垂首,逃也似的溜走了。由于过度紧张,走前竟忘记道谢。
  刚炼完药,楚雨微微喘息,额前见汗,可见所炼丹药品阶不低。
  楚雨拿手巾拭去脸上汗水,朝楚天微微一笑,热情招呼自家宝贝:“是想爹爹了,还是小天有事?”
  世人印象中,炼药师多半相貌出尘、仙风道骨,楚楚生的也俏,可楚雨却一张国字脸,粗眉大眼看起来忠厚老实。
  想到楚赫,楚楚不住口的抱怨:“爹爹,你怎么给那个坏东西炼药啊,他总是欺负天弟。”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