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鬼眼阴阳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七章 夫妻夜话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
  
      何太平和姜雪哪里见过此等异事,一时间呆住了。
  
      “出去!”见何太平二人站立不动,赵三婶再次发出大叫。
  
      叫声尖锐,声音里竟然充满了恐惧。
  
      何太平和姜雪这才如梦初醒,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还是抱着孩子逃也似的跑出西屋。
  
      院里的中年妇女听到里屋赵三婶的大喊,此时也奔跑进屋,见何太平一家都冲出了屋子,忙问:“咋地了?咋地了?”
  
      “我们也不知道啊,你快去看看吧!”何太平答道。
  
      然后那中年妇女就冲进了西屋。
  
      西屋里传来赵三婶哭天喊地的哀嚎:“我怎么这么倒霉啊,竟然丢了五十年道行……”
  
      何太平和姜雪面面相觑,到现在他俩也没弄明白。不是说请老仙给儿子看看吗?先前他们还害怕老仙下来能不能吓到孩子来着,怎么到了现在,看那赵三婶的模样,反倒被自己儿子给吓到了?
  
      事情突然,何太平等人也不敢离开,只好在走廊里局促不安地等着。
  
      那中年妇女进去了大概能有十分钟的样子,西屋里的赵三婶的哭嚎才渐渐止住,又过了三四分钟,那中年妇女扶着赵三婶从西屋的门口走了出来。
  
      此时的赵三婶头发散乱,衣服也是多了许多明显得皱褶,一副大病初愈的样子,完全没有了先前那种干净利落的感觉。
  
      看到何太平一家还站在走廊上,赵三婶先看了一眼何太平怀里抱的何明,然后对何太平道:“你们跟我回东屋吧。”声音虚弱微哑,不过却已不是老仙附体后的那种清脆嗓音了。
  
      何太平忙和姜雪跟着赵三婶二人回到东屋。
  
      把赵三婶扶到炕头处坐好,那个中年妇女忙给赵三婶倒了杯水。赵三婶喝了两口后神情这才放松了一些。
  
      “三婶……我们……我们……”何太平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我们了半天也没想到应该怎么说。
  
      赵三婶摆了一下手,道:“这事儿也怪不得你们,我也没想到你家孩子……唉,也不知道这孩子是上方哪路神仙下凡,我家老仙看了他一眼竟然就丢了五十年道行。”
  
      饶是刚才赵三婶在里面喊过此类的话,现在被她亲口重复一遍,还是把何太平震得外焦里嫩。
  
      “三婶,那……这孩子……”
  
      “这孩子我看不了,别说我,就是我认识的那些有堂口的,也没一个人能看得了,你们还是顺其自然吧!”
  
      “这孩子的阴阳眼——”姜雪现在还是比较关心何明的阴阳眼问题。
  
      赵三婶看了眼杨雪,道:“这孩子我家老仙都不敢看一眼,你认为还能有哪个死鬼敢碰他?”
  
      ***
  
      从赵三婶那回到家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想起赵三婶先前说的话,何太平先去商店买了两打黄纸,然后找了一个十字路口烧了,虽然念叨了一番,但是何太平却对这样做能不能送走家里的鬼魂,没有丝毫的信心。
  
      何太平回到家时,何明早已经进入了梦乡,而姜雪则是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狗,抱着被子,蜷缩在墙角。
  
      看到何太平回来,姜雪长长的松了口气,然后松开被子快速向何太平爬过来,一把搂住了走到炕边的丈夫。
  
      感受着妻子微微发抖的身子,何太平用他那双大手轻轻地拍着姜雪的后背,轻声安慰着:“没事了,没事了。”
  
      这一夜,何太平和姜雪无论如何都不能像往常一样,安心地躺在炕上入睡了。
  
      其实何太平和姜雪在何明出事以前,一直都是一个很坚定的无神论主义者,毕竟自小就接受这样的教育,即便是去年何明莫名奇妙地昏迷,又莫名奇妙地在杨雪砸烂那盆花后醒转,何太平二人也只是认为那是一种巧合。
  
      鬼神啊什么的,他们一直都当成大人吓唬小孩编的故事。
  
      但是,今天发生的事就不一样了,他二人谁也无法解释,何明看到那个死去的二表叔和那个早就被人遗忘的小表弟是怎么回事,如果还把这事情当做一种巧合,那简直是和明明手里拿着一只东西,你非说什么都没有一样不现实。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