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八章 此案必有蹊跷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马球队很快到了,本来兴致冲冲,但发现在另外一间厅堂里,没有任何世家子相招,也没有美艳胡姬服侍,又变得失落起来。
  不过他们当惯了牛马,一旦美味佳肴端上来,也很快抛开念头,开始干饭。
  隔壁吃得香,这边衙门的林仵作被请来,还带着尸格(尸检报告)和伏哥上吊的绳索。
  这显然是不合规矩的。
  但这间华厅内坐着的人,几乎就可以决定凉州的规矩。
  这位林仵作恭敬的态度,显然就像是在面对县令询问一样:“禀郎君,伏哥除了颈部绳索缢痕外,没有别的外伤痕迹,尸体脑袋下垂,面色惨白,眼珠怒凸,舌头长伸……”
  安忠敬听得直倒胃口,赶紧打断:“行了,你就讲重点,他有没有可能是被人谋害?”
  林仵作摇了摇头:“不可能,一切符合自缢死状。”
  “你不用害怕,即便误断,也不是你的责任。”
  安忠敬明白他的顾虑,做出承诺后又问道:“如果别人杀害伏哥后,再伪装成自缢的假象,可以办到吗?”
  林仵作愣了一下,想了想,缓缓点头:“可以办到。”
  “很好,你看一看绳结!”
  安忠敬挥手让林仵作退到一边,示意丽娘上来看绳结。
  丽娘缓步上前,双手哆嗦起来,似乎临近真相,反而变得畏惧。
  这种反应让众人心生怜悯,而下一刻,又转为怒火的升腾。
  因为丽娘检查了绳结,眼泪很快滚滚而下,声音颤抖:“不是我教夫郎的那种,我教的在日录里有画!”
  日录在康猛手中,他赶紧翻开,找到了绳结的画,再走上去对比了一下,冷声道:“还真不是。”
  “好啊!好啊!”
  安忠敬脸都气红了:“将史明带过来!”
  如果伏哥不是自杀,那么第一个发现他尸体的史明,就有最大的嫌疑。
  因为从众人没有见到伏哥,到发现他上吊自杀的尸体,也就一刻钟的时间。
  这么短暂的时间,想要造成自杀的假象,偷偷离开,然后再被别人发现,是根本来不及的。
  可如果报案人就是凶手,那一切都能解释了。
  很快,一群大汉鱼贯而入。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为首的一人。
  此人身材矮小,满面虬髯,鼻子很大,其貌不扬。
  但行走之间能看出身姿矫捷,劲力有成。
  他正是马球队里的二号人物史明,相当于副队长。
  眼见众人目光不善,伏哥的遗孀丽娘又立于堂上,史明眼珠转了转,主动上前行叉手礼:“阿郎,请不要责怪伏哥,我们愿意替他受过!”
  如果换成之前,安忠敬会很欣慰自己的马球队一片和睦,人死了都有这般情谊,可现在他眼中厉芒闪烁,似笑非笑:“我记得你最初入队,是受伏哥举荐?”
  史明有些受宠若惊:“不想阿郎还记得,正是如此,我一直将伏哥当成兄长,心怀感激!”
  安忠敬嘿了一声:“那你是不是以为伏哥死了,我会将领队的位置交给你?”
  史明听出这位主子口气不善,赶紧低声道:“不敢!不敢!”
  “你还有什么不敢的!”
  安忠敬再也忍不下去,将绳结砸到他的身前:“你看看这是什么!”
  史明吓了一跳,捡起来仔细看了看,脸上透出茫然:“这是我们绑得胜勾的绳结啊,为何触怒了阿郎?”
  安忠敬怒喝道:“伏哥就是用这条绳子上吊的,你第一个发现他的尸体,怎么现在不认得了?”
  “啊!”史明手一哆嗦,绳索掉在地上。
  安忠敬暴怒:“你视伏哥为兄长?亏你说得出口,你谋害伏哥,害我们凉州险些败于胡奴马下,受尽屈辱,你这种寡廉鲜耻的卑劣之徒,万死难辞其咎!”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