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章 打人我是专业的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伏哥呢,让他带队准备,这场给我放开手脚,狠狠打!”
  热场结束后,马球赛要开始了。
  只要马球赛赢了,小损的颜面马上就能赚回。
  因此勃然大怒的安忠敬,还是沉下心,吩咐起来。
  但贾思博的神情很凝重:“没想到吐蕃藏的这么深,不知马球队里,还有几位练涅槃劲的好手?”
  涅槃劲的续战能力,和任何劲力配合起来,都很强势。
  吐蕃是高原之地,又特别适合苦修。
  对方既然连一场蚩尤戏都能出动这样的高手,贾思博很清楚,在马球队里不可能反倒没有,就是不知数量多少。
  前两场比赛,一胜一负,对面并没有展示,显然是准备到第三场定胜负了。
  “无妨,打马球不只是依仗蛮力,还要看策略!”
  安忠敬手掌挥舞,依旧自信:“有伏哥作为领队,足以将这些胡奴玩弄于股掌!”
  马球这项运动,有一说就是从吐蕃传过来的,李世民见打马球有利于骑兵的训练,才大力推广。
  那时吐蕃使臣为了讨好大唐,还在赠送的礼物里特意选了“金颇罗”,也就是金制的马球。
  不过源头归源头,华夏民族向来擅长推陈出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马球在大唐兴盛后,改良出了许多战术,不仅对于队员的定位有安排,还设置了统筹全局的领队,比起吐蕃要更专业。
  看台后排,康猛也在安慰弟弟康达:“不用担心,此战我们的领队伏哥,是凉州最具天赋的球手,他每次都能洞悉敌队的弱点,做出最漂亮的针对和应变,每场都是差距十筹以上的大胜!”
  马球比赛,进一球得一筹,率先进二十筹的队伍,获得胜利。
  这项运动对于体力要求极高,两队分数一般都是很胶着的。
  能超十筹获胜,那几乎是压倒性的碾压了。
  李彦知道他这话也是说给自己听,不由有些好奇:“这位伏哥是?”
  康猛道:“他是契丹人,安氏的健仆,打的一手好马球,现在已经是自由身,在众府也是座上宾客,前两场比赛吐蕃藏着,我们也没让伏哥上,肯定能给这些蕃贼一个大大的惊喜!”
  “好!”
  李彦期待起来了。
  这位伏哥听经历,显然是靠打马球改变命运,俨然一位古代的体育明星。
  高俅点了个赞。
  “该压一压吐蕃的气焰了!”
  看着对面勃伦赞刃的猖狂,李彦心中同样不爽,期待着接下来有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狠狠抽吐蕃人的脸。
  “什么?伏哥怎么会!”
  然而随着一位仆从带着惶恐,匆匆来到安忠敬身边,对他耳语了几句话后,这位武威第一豪门的嫡子猛然站起,面色剧变。
  很快,一股令人不安的骚动感扩散开来。
  “我去问问!”康猛见情况不对,起身往前挤去。
  很快他折了回来,脸色阴沉,低声道:“伏哥死了!”
  李彦愕然:“怎么回事?”
  康猛道:“他似是受不了压力,上吊自杀了,衙门的仵作都赶来了!”
  李彦皱了皱眉:“压力太大,崩溃自杀?”
  “该死的契丹奴,懦夫行径,害苦了我们啊!”
  康猛刚刚对伏哥有多么称赞,此时就有多么痛恨:“这下要输了!”
  以马球的盛行,凉州的领队自然不止伏哥一人,但问题是之前的配合演练,都是伏哥带队的。
  如今伏哥一死,且不说比赛前临阵换将是大忌,原本打磨出的配合都不能用了,吐蕃队显然又藏着杀手锏,这还怎么打?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