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光明壁垒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七十八章 表白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深夜十点之后,江滩沿岸,是大都最热闹的地方。
  年轻的男女在这里群聚……重金属音乐和酒精的催动下,荷尔蒙肆意生长,在这里你可以卸下白天的所有重压,聆从灵魂最本能的指使,找回血液里的野性和欲望。
  沿着江滩继续漫步,那些仿佛能将长夜震碎的噪音会渐渐消散,耳旁萦绕回荡的只有深夜的风声,还有江水浪潮拍打的白噪音,整个世界会从极度浮躁的喧哗中褪色,化为一张宁静且黑暗的画卷。
  大都区和瀛海区,就隔着这条横江对望。
  江那边万籁俱寂。
  江这边是不夜城。
  “还要走多久?”
  曲水带路,沿着江滩走了很久很久。
  顾慎回头望去,那些摇曳的灯光已经在黑夜中消弭,无法看清,前后都是漆黑的长夜。
  “就快到了。”
  曲水背着双手,心情很好,蹦蹦跳跳地在前面带路,她猛地一个大跳然后站定,“唔……好像就是这里。”
  江滩沿岸修筑了好几座大桥,对应的两岸也加筑了防护措施,不过桥下防滑堤的行人通道,则是隔着一段距离就会凿洞,并且用白色颜料涂抹,用作记号……“1”,“2”,“3”……
  “97号。”
  曲水认真凝视着桥下窑洞,“我就是在这……遇到他的。”
  顾慎皱起眉头。
  说是在江滩……但这其实已经算在杳无人烟的偏僻地带了,而且这种窑洞,寻常人谁会多看一眼,恐怕只有流浪汉和流浪猫狗会在这过夜。
  不过,以那个基金会信徒的行事风格来看……住在这里倒并非没有可能。
  他躲避了深海的追查如此之久,一定有特殊的牺身之所。
  “你在这等我一会。”
  嘱咐了一句,顾慎独自一人进了窑洞。
  窑洞十分潮湿,刚刚进入一步,一阵剧烈的恶臭便迎面而来,黑暗中看不清环境,但这里应该堆叠了许多垃圾,还有粪便的气味……竟然还真的有人或动物居住过。
  窑洞外没有声音了。
  看来曲水在外面听话地等着。
  顾慎默默引燃了眉心的炽火,他环顾窑洞,轻声在心底念道:“侧写……发动!”
  炽火引燃的那一刻,顾慎眼中的世界不再漆黑,一盏明灯在心中点燃,他环顾一圈,看清了黑暗中的环境,这座修筑在江滩偏僻地带的97号窑洞,十分狭窄,圆形拱顶,地面四处都是松散抖落的泥土污垢,这里的确有流浪汉居住过,随意丢在地上的食品垃圾已经发臭,呈现半掩埋状态。
  但随着顾慎的抬头。
  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立即从后背节节炸开。
  新鲜的腐臭味,混杂着潮湿刺激的空气涌入鼻腔。
  这股气味源源不断在三米外的窑洞石壁上散发而出……狭窄的泥土石壁上,钉着几枚大铁钉,将一具干枯的骸骨挂起,皮已经腐烂,骨仍完整。
  侧写的世界里,一片宁静。
  黑暗被炽火驱逐,窑洞肮脏的环境亮如明昼,精神力推动着时间缓慢倒流,墙壁上那具骸骨的血肉逐渐从干枯变得丰满,头颅也不再低垂,顾慎看到了一角倒影。
  那时候“他”还未曾死去,一度绝望地嘶吼着,宣泄着。
  时间就这么逆推着回溯——
  直到一道熟悉的,娇小的身影,出现在视野之中。
  在侧写世界里,她只剩下一道漆黑的影子,没有五官也没有声音。
  她缓缓地回头,隔着逆转的时空,望向顾慎所在的位置。
  在这一刻,顾慎的大脑近乎空白。
  理智推动着思维,在一瞬间迸溅出炽烈的火花。
  思绪闪回。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