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将埋葬众神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百一十章:静夜思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清晨,三界山上大雾已散,林守溪与慕师靖一同坐在龙骨上眺望远方,藏蛇村的深潭孤楼依稀可见。
  
  狰狞的巨龙趴在山中,姿势却半点不威严,反而像是一只胆小怕事的猫。它将自己的脑袋靠在山头上,高耸的山头在它的衬托下只像是块岩石。
  
  林守溪轻轻抚摸着身下的白骨。
  
  这是他第一次与真正‘活’的龙尸亲密接触,这具尸骨不知经历了多少次战斗,表面坑坑洼洼,尽是刀剑劈砍与神术灼烧留下的痕迹。
  
  “没想到事情会这样结束。”慕师靖坐在龙骨上,双腿垂空摇晃,晨风吹动裙摆,白得耀眼。
  
  林守溪点点头,他看着眼前巨大的龙骸,也觉得很不真实。
  
  拜鳞节已经过去,巨龙却没有随着拜鳞节一同消失,它害怕惊扰村民,把自己藏到了三界村里。但这不是长久之计。
  
  林守溪抚摸着巨龙的颈椎骨,柔和道:“不愧是三界村的尊主大人,这次救了很多人呢。”
  
  “那当然,本尊可是从不说大话的。”
  
  巨龙的心脏像是一颗巨大的彩蛋,它的表面附着着许多龙鳞,龙鳞随着心脏的鼓动而开合着,节奏如同呼吸。它的声音也是从那里发出来的。
  
  “只可惜你现在变太大,大家都抱不动你了。”林守溪说。
  
  “我也不想待在这里面呀……人和龙都不好,我现在就想变回小猫咪。”三花猫无助道。
  
  “你不是梦寐以求获得力量吗?”慕师靖笑着说。
  
  “坏圣子这时候别说风凉话啦,这力量用起来一点也不方便。”三花猫气愤得跺了跺脚,山也跟着震了震,吓得它连忙一动不动。
  
  “要不然我们将这心脏剖开将你挖出来?”慕师靖问。
  
  “不要!”三花猫立刻看着慕师靖跃跃欲试的模样,如见天敌,“虽然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总感觉会很疼。”
  
  “那算了,反正现在这样也很威风的,等你习惯就好了。”
  
  慕师靖掰了下手指头数了数,说:“冥古级的两位真神早已不知所踪,太古级的旧神或隐匿或封印,亦藏于世,除去他们,你现在很有可能是真正的天下第一。”
  
  “当天下第一的感觉如何?”慕师靖微笑着问。
  
  “救人的时候还是很开心的,但我现在只想变回去呀。”三花猫实在不适应这种举手投足间就能毁天灭地的力量。
  
  慕师靖还想打趣它几句,林守溪却是神色凝重地打断了她的话语。
  
  “现在如何安顿它确实是个大问题。”他说:“苍碧之王复苏,神山多少会产生警觉,三百年前的碎墙之日是不共戴天之仇,他们若知晓此事绝不会放过它,哪怕不杀死,恐怕也会被抓去做各种残酷的实验。”
  
  林守溪与慕师靖不过是仙人境都不到的修真者,根本没有在神山面前保住它的能力。
  
  “那可怎么办?”三花猫听到这里,吓得瑟瑟发抖。
  
  慕师靖收敛了神色,她轻轻抚摸着龙骨,也不希望它就这样被抓走。
  
  “坏圣子,你不是说我是天下第一吗?谁能抓走天下第一?”三花猫问。
  
  “龙瞳分五色,赤、金、紫、碧、白。你现在虽住在苍碧之王的身体里,但你的瞳孔只介于赤金之间……你远远没有发挥出苍碧之王真正的力量。”
  
  慕师靖叹了口气说:“你现在就像是一个获得了宝箱的暴发户,还未找到打开宝箱的方法,只好将箱子上的宝珠扣下来卖,换取财富。”
  
  “……”三花猫感到很绝望,心想自己怎么哪怕变成了龙,还是这么没用的龙啊。
  
  “这样吧,我和他们好好谈谈,我把我经历的事告诉他们,并答应加入人类,帮助他们一同杀死邪物……怎么样?”三花猫问。
  
  “没用的。”慕师靖摇摇头,说:“你太单纯了,除非你能恢复到碧瞳之境,否则现在的你,根本没有和神山谈判的资格。”
  
  “我都变成龙了,怎么还和个小白鼠似的。”
  
  三花猫感到沮丧,它这才意识到,不同的等级遇到的对手也不一样,过去与老鼠都能斗智斗勇很久的它,此刻要面对的,是一整个人族顶尖的修行者。
  
  “林守溪,你一直没有说话,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三花猫还是更信任他一些。
  
  林守溪目睹着朝阳升起,最后也只说:“逃吧。”
  
  “什么?”
  
  “逃。”林守溪重复了一遍,“往北逃,一直逃,逃到他们找不到你的地方,等你真正可以掌控这份力量,可以保护住自己以后再回来。”
  
  三花猫怔了会,才确认林守溪没有与自己开玩笑,同时它也意识到,这很有可能确实是最好的办法。
  
  “这样的话,我和你们、和大家就要分开了。”三花猫轻轻说。
  
  它舍不得这里。它在这里成长了一年,连每一朵花草都是它的朋友,它若离开了,再有大坏蛋来,谁来守护它的家乡呢?
  
  “离别是为了更好的相逢。”慕师靖也温柔了下来。
  
  三花猫当然能明白这个道理,可它的念头一时间也无法通达,它看着三界村依旧茂盛的神桑树,愈发迷茫,以前它的一大爱好就是爬树,现在它要是再去爬树,恐怕神桑树都能被它吓坏了……
  
  太阳徐徐升起,夜黑被彻底照穿,三人一同看着朝阳,静默无话。
  
  安静中,三花猫的脑海里再度翻腾起了那些回忆。
  
  破碎的城墙,惊惶逃窜的人群,抱着花盆的少女,驾驭法宝向他扑来的仙人……还有泪水、惨叫、横飞的血肉、糜烂的身躯……
  
  它一旦安静下来,这些回忆就会在脑海中浮现,令它不得安生。
  
  这是苍碧之王的记忆。
  
  现在它占据了苍碧之王的身躯,这些残留的画面也跟着涌入进来,成为了它的一部分。
  
  它现在知道了,自己撞坏的东西是城墙,有成千上万的房屋被摧毁,有更不计其数的人在这次灾难中死去——它继承了苍碧之王的力量,同时也继承了它的罪孽,这些罪孽如同附骨之疽,唯有身死才能消解。
  
  “你怎么了?”林守溪注意到心脏中少女的身影正在抽搐扭动。
  
  “没……没事呀。”三花猫勉强压住了痛苦的回忆,说:“我能有什么事呀……我只是还住不太惯……”
  
  “你若有什么异常,一定要告诉我们。”慕师靖叮嘱道。
  
  “知道啦。”三花猫点点头,又说:“对了,你们能帮我去把我的本子拿过来吗?”
  
  “拿那个做什么?”
  
  “写书呀。”
  
  “这么努力?”
  
  “那当然,写书是我最热爱的事情,哎嘿嘿……”三花猫憨憨傻傻地笑了笑。
  
  它知道,自己只是想找点事情做,以此来分散注意力,免得被苍碧之王沉重的记忆压垮……沉浸在另一个世界里或许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好,我们去帮你拿。”林守溪说。
  
  “对了,本尊放在右边书架上的文稿你们可别乱翻哦……尤其是圣子大人。”三花猫声音有些紧张。
  
  “……”慕师靖眯起了眼眸,随后淡淡道:“嗯,我知道了。”
  
  离开了三界山,林守溪对慕师靖摊开手,说:“还我。”
  
  “什么?”
  
  “湛宫。”
  
  斩杀时空魔神时,林守溪将湛宫借给了她。
  
  “这是我的剑,我凭什么给你?”慕师靖不愿还。
  
  “不给我就抢了。”林守溪说。
  
  大敌已除,她若还敢使坏嚣张,自己的擒龙手可不会客气。
  
  这一次,慕师靖却是半点不惧,她眯起眼眸,红唇间的话语轻描淡写,“你是龙。”
  
  “什么?”林守溪露出了和钟无时当时一样的反应。
  
  接着,他立刻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来自慕师靖的威压。
  
  黑裳少女淡淡笑着,眼眸透出冷漠,她似万龙之尊,可赐予任何生灵自己的血脉,又可借着与生俱来的高贵碾压一切族裔。
  
  这种改变不是永久的,但却也令她在短时间内同境无敌。
  
  林守溪没想到她还有这一手段……
  
  他单方面的优势一下子成了双方互相的克制,他们若再要决斗,那可谓是真正的公平了。
  
  “还打么?”慕师靖问。
  
  “打。”林守溪说:“将剑还我,我们可以比一比纯粹的剑术。”
  
  慕师靖略一犹豫,也不愿太乘人之危,倒真将剑还给了他,她还的是湛宫,原因无他,只是因为死证用惯了反而更顺手。
  
  “何时?何地?”慕师靖神色肃然。
  
  他们之间始终缺少一场真正的宿命之战,这是她心中的缺憾,若不弥补终不完整。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