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万古冥帝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三百五十七章 共生,幻灭的光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周围的景象便再度更换,恢复了之前的模样。
  身边那些看着格外真实的景象就像是水面上浮起的水泡一样噗的一下就破开了,从视线中往两边拉开,无形的水花在空中激起波澜,宛如一张透明的纸被轻易撕开似的,耳边也听到一声轻响。
  万籁俱寂之后,潮水的声音从耳边由远到近,再由近到远地荡漾开来。
  还没来得及反应,众人便已经再次回到了熟悉的青塔顶部。面前那只巨大的蜘蛛,又或者是说“夜之眼”,依然在不停地吐着丝线。看着神志已经清明的林葬天一行人,它呆了一瞬,然后看到了林葬天手里拿着的那本书,移动了一下身躯后,一根蛛丝在空中破空划过,好似剑气一样,把林葬天手上的那本书一缠,然后猛然收回。速度极快。
  林葬天轻声笑了下,抬了抬手,他也没紧紧地拿着那本书,在它把蛛丝缠过来的时候,林葬天便已经顺势抬起手,然后一松,手上那本书便已不在自己的手里了。
  “看来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宝藏,”林葬天看了眼一旁的早晚,她肩上的鹰的表情变化要比她丰富得多了,眼睛一眨一眨的,灵动极了。早晚冷冷地回看了林葬天一眼,没什么表情。然后林葬天便又继续说道:“所谓的宝藏,不过是那段对它来说尤为珍贵的回忆,而你手上拿着的那颗蓝宝石,看来才是所谓的宝藏,虽然没了那抹灵光,但也不失为一件值得收藏的物件了,不管怎么说你都没亏。”
  早晚还是不太高兴的样子,她拿起手上那颗暗淡的蓝色宝石,表情也跟着黯淡了下去。幽绿色的灯火闪烁下,早晚被它的影子遮掩了嘴角,就像是被人恶狠狠地按了下去似的,她撇撇嘴,把手上的宝石收了回去。不管怎么说,宝石还是值得拿着的,虽然……她望向那边,眼中的希望在眼波上起伏上下,最后坠落下去。
  还是不能太贪心啊,现在这样就已经很好了,那毕竟是它珍贵的东西。她在心里暗自跟自己念叨着这些外人听不到的话,好似独自站在密不透风的格子里面,嘴里的话传到耳边也能不断回荡个不停。
  “现在能让我们出去了吗?”林葬天抬头问道,说着他看了看周围,仔细想了想,若是它还是不愿意的话,也不能强求,只好拿剑把这青塔给撕开一个口子了,虽然有点可惜吧,但是也不能就这么耗在这里啊。想到这,林葬天不禁瞥见了塔顶的一角,然后眉头微微皱了下,叹了叹气。
  那个阴暗的角落其实不容易发觉,青色和黑色全部融在了一起,不分彼此,若不是林葬天偶然看到了,还以为只是一抹挂在角落的阴影。原来那里,早已经遍布了白色的蛛丝,与面前的这位既叫作“夜之眼”,同样也被称为“聆听者”的蜘蛛,二者在漫长的岁月中早已形成了密不可分,互相依存的关系了。若是轻易打破这座塔的话,想必面前这个勤勤恳恳,不知在这里守候了多少年的“夜之眼”,就会这么轻易地就死去了,带着那些独有的记忆一起随风飘散了,就像是从未存在过一样。
  一想到这,林葬天就不禁有些心软。世上像这样的“傻子”,可是越来越少了啊……
  “唉……”林葬天微微摇头,撤回一步,双手负后,抬头看着那个好似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夜之眼”,少了背上的那颗蓝色的宝石,它看上去也就是比普通的蜘蛛大了那么几十倍的样子,若不是它吐的丝过于特别的话,林葬天估计第一眼见到它也以为只是一个大点的蜘蛛,没什么特别的,毕竟以前远古时期,像它这样的蜘蛛,个头一般都比较大。
  “怎么了?”红栗察觉出了林葬天的异样,捋过耳边的发丝,关心地问道。
  问出口后,她便心里觉得有些后悔,因为方才那句话,过于“软”了,她还是第一次知道自己可以发出这样的声音,刚一开口,话便迫不及待地跑了出去,虽然她及时地捂住了嘴,但是为时已晚。她一双眼眸浮起一片朦胧的雾气,脸庞发烫,低头看起了自己的脚尖,一颗心脏开始不安分地上下着。
  林葬天扭头看向她,笑了笑,然后说道:“本想着不耽误时间了,直接把这塔给劈开,然后出去。唉……但是我刚才看那边,”说着林葬天指了指那个角落,众人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若有所思。早晚背着手,身子往前凑了凑,一颗脑袋从众人身后冒出,待得看到了那个角落里的蛛丝,便一脸了然地点着头,踮起的脚尖也放了下去,咬着嘴唇,开始思考该怎么在不伤害面前这个大家伙的前提下出去。
  “它已经和这座塔变成了一种共生的关系,若是塔受到了损伤的话,那么想必它所受到的伤害只会更大,毕竟塔终究是塔,是死物,而它,却是个活生生的生物。”
  “那该怎么办呢?”星花神色担忧地问道。
  林葬天抬头看着蜘蛛,缓缓道:“现在只能指望它能够像传闻中那样子,毕竟也是被称为“聆听者”,希望它能够好好的理解我们的意思吧。”说着,林葬天意味深长地看了眼在“大山”怀里的小白,见林葬天望来,它一副后知后觉的样子,然后不好意思地低了低头。
  “大山”以为林葬天是在看他,便挠着后脑勺,憨厚地笑笑,摊了摊手,示意自己也没什么办法。
  林葬天笑了下,转过头去,毕竟它不想在“大山”的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份,那这件事就只能自己来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