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嘉佑嬉事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九十三章 全都因为卢仚 3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公羊旭闭上了嘴。
  
  朱崇淡淡笑了声。
  
  他站起身来,背着手,绕着大厅缓步行走。
  
  “大胤立鼎建国,真正得了好处的,是那些武勋世家。”
  
  朱崇看着白长空,淡然道:“白大人学识渊博,有些事情,不用本相多说。大胤的武勋世家,好些门阀源远流长,诸如……”
  
  微微一顿,朱崇轻声道:“诸如泾阳卢氏,其家族历史,可向上追溯大胤之前十几个国朝。这些门阀之强盛,也是不用多说。”
  
  武勋门阀。
  
  泾阳卢氏这样的武勋门阀。
  
  一个个国朝灭亡,而这些武勋门阀,依仗着绝世的武力,庞大的领地,无数的私兵,世世代代积攒的庞大财富,江山社稷风雨飘摇,却无法伤损他们丝毫。
  
  甚至很多时候,一些国朝的灭亡,就是这些武勋门阀在幕后主使。
  
  每一次国朝的灭亡,新朝的建立,都是这些门阀的一次饕餮盛宴。
  
  一如当今大胤,莱国公府身后的泾阳卢氏本家,其家族的领地方圆数万里,治下百姓以百亿计,每年的赋税收入,真个犹如金山银海一样往库房里塞。
  
  偌大的莱国公府,也只是泾阳卢氏推出来,放在镐京朝堂上的一块招牌。
  
  莱国公府的确有钱有势,但真正的庞然大物,还得数盘踞在领地上,不显山,不露水,一心一意坐享无边富贵的泾阳卢氏本宗。
  
  “他们,有地,本家领地横跨数万里;他们,有人,奴婢无数,私兵无数,自家苗裔数以十万计;他们,有钱,矿山,牧场,万亿亩的农田,还有商会行遍八方。”
  
  朱崇突然站定,手指着地面大声说道:“但是,那是勋贵们。”
  
  “我们文教子弟,多出自草根,多出身平民。我们文教的先贤对他们说,好学,就能上进,上进,就能荣达,荣达,就能富贵!”
  
  “我们,也对我们的弟子、学生耳提面命,说读书是登天捷径,只要用心钻研文教典籍,就能闻达天下,功名利禄也就唾手可得。”
  
  朱崇大声道:“我文教于大胤崛起,已三百年。三百年哪,诸如我们,朱氏、公羊氏、令狐氏等等,我们这些被尊为‘圣人世家’、‘亚圣世家’的大族且不言。”
  
  “我们的那些门人弟子,那些对文教忠心耿耿的门徒,三百年时间,他们要结婚生子,他们要开枝散叶,他们当中,很多人从三五口之家,已经繁衍壮大成数百、数千人的大家豪族。”
  
  朱崇丝毫不掩饰的大声喝道:“这么多人,都是我们文教弟子,是我们的忠实拥趸,是我们能够立足朝堂,把持朝政的依仗。”
  
  “所以,他们要吃好的,要山珍海味,要陈年老酒。”
  
  “所以,他们要穿好的,要绫罗绸缎,要金钗玉佩。”
  
  “所以,他们要住好的,要豪宅大院,要森森园林。”
  
  “所以,他们要坐好的,要珍奇骏马,要四轮华车。”
  
  “所以,他们要玩好的,要娇妻美妾,要俊童俏婢。”
  
  “所以,他们就算死了,也要风光大葬,要选风水宝地,要营造地宫坟茔,要金银珠玉各种殉葬。甚至就连棺木……同僚使了一尺二寸板的金丝楠木,内外三重的棺椁,你好意思用九寸厚的水曲柳?”
  
  朱崇站在了白长空面前,微笑道:“以上种种,全都要钱!所以。”
  
  一旁生得白皙水润,好似一块糯米糍团一样,看上去人畜无害的户部尚书崔无怖幽幽道:“所以,当年赈灾之时,所有钱、粮、药材,乃至重建城池、屋舍的砖瓦、木材,其他一应物资,前前后后,大体钱八十亿贯、粮二十亿石,没有一分一文用在灾民身上。咱们,全分光了。”
  
  崔无怖笑容满面的说道:“那时,幼天子登基,年仅七岁的天子,他啥都不懂;太后垂帘,一个深宫妇人,她啥都不懂;大将军忙着收买人心,一个杀狗的屠夫,他懂什么?”
  
  摇摇头,崔无怖悠然道:“至于那些武勋,他们更不会关心一群草民的生死。”
  
  双手一拍,崔无怖笑得极灿烂:“全分光了,除了一部分注定要死的替罪羊,整件事情,处置得妥妥当当,滴水不漏。”
  
  朱崇微笑看着白长空:“白大人,你问安平州的地。”
  
  摇摇头,朱崇淡然道:“安平州的地,如今全都是我们的地。朱氏、公羊氏、令狐氏、诸葛氏、王氏、崔氏……嗯,大体就是民间所说的,我们文教六圣十九贤六十三达各家,我们占尽了安平州的地。”
  
  他凝视着白长空:“安平州的人,如今也都是我们的人。那一场天灾中活下来的安平州土著,现在全都是无地之民,他们,在为我们耕作,为我们劳务。”
  
  “他们的子弟,给我们当牛做马;他们的女子,任我们恩宠把玩。”
  
  大司寇公羊旭淡然道:“整个安平州,四周环山,唯有三五条通道通往外界。这些年来,已经被我们整治成了金汤城池,一丝风声都漏不出来。”
  
  朱崇微笑道:“所以,我们才说,是宗室?是勋贵?是诸侯?又或者,是那两位,他们想要对我们动手么?除开他们,就安平州的那些泥腿子,他们能闹出这么大动静?”
  
  摆摆手,朱崇笑道:“不可能,断然不可能!”
  
  朱崇向白长空伸出了手:“我做主,可以给白家在安平州一块膏腴之地。今日朝堂上,白大人一个示意,就有这么多门人弟子踊跃而出,白大人可谓是,深得我文教之精髓。”
  
  白长空看着朱崇的手,他知道,这是朱崇给出来的善意。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