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六相残手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百二十三章:远走他乡 路遇怪事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娘亲,咱们这要去哪儿啊?”香儿在后急追,还不忘询问。
  
  头也不回,抱着鸿儿在前大步疾行:“去关外!”
  
  香儿眼珠一转,追问:“关外?为什么去关外呢,去关外找谁呢?”
  
  这才回头看她,冷钰萩说:“别问那么多。你这丫头,还想给那坏人留消息是么?刚才我就说过,不许这么做,否则娘亲可就不认你了!”
  
  听这话,香儿知道事情闹大了,心里暗自埋怨阿爹更感叹大人的世界怎么这么混乱。前不久两人还腻歪在一起有说有笑,这一夜间发生了什么能把娘亲气成这样?
  
  在她小小心里,也感觉一定是阿爹办了错事才会这样。既然娘亲说得决绝,又对阿爹抱有气愤之意,干脆这次不去管他,好好吓吓阿爹最好。
  
  于是香儿冲娘亲吐吐舌头不再多话,紧紧在后跟着。
  
  不多时见到集市,冷钰萩找到马贩并让他们准备车辆。后领着香儿她们去购买食材和水,以便路上用度。
  
  走之前因为气愤,冷钰萩决心狠宰胡孝一一把,在柜上预支了不少银钱。哼!就算不吓死他,也要让他心疼死!此时冷钰萩心中,小柔的意识在慢慢融合,随时随地都想着恶作剧和反制对方为让自己心里舒服。
  
  人有时就是这样,遇到愁事越钻牛角尖越危险,但如果知道发泄或者转移注意力,恐怕心中也很难郁闷或产生问题。
  
  现在冷钰萩竟然不似以前,将一切憋在心里,自我惩罚。这次被胡孝一伤害确实心里难受,甚至心灰意冷;可一晚上辗转反侧才想明白,这家伙说话一定还有深意。
  
  毕竟逐渐对他了解越来越多,绝不认为胡孝一是个负心汉或冷到没朋友的人。
  
  但一时半会儿,冷钰萩不愿去想他内心计划如何,而是想着怎么整治他。所以走之前故意留下书信,里面声泪俱下,控诉胡孝一一切虚情假意等等,就为吓死他得了!
  
  想到这家伙看信后可能痛哭流涕,着急上火,心中淤积的不快瞬间化为虚影,消失不见。
  
  不仅如此,走前还一番交代,弄得好像生离死别,又欠了一堆债务让胡孝一解决。哼!这次,非要他好好感受这种难过才行。
  
  但冷钰萩内心还是觉得冤枉,就想找人帮着做个评判,甚至替自己出气。不说揍他一顿,毕竟这事太简单,自己就能动手;主要还是找人诉说苦闷帮着评评理。
  
  要是胡孝一双亲健在,恐怕冷钰萩就要去告状了。可惜,他的双亲早就被害,现在孤身一人没办法治他。如果找常贵山或鼠爷,他们都是男人又是胡孝一的死党,关键时候一定会帮着他。这怎么办呢?
  
  最后灵光乍现,还是被冷钰萩想到了。在这世间,他还在乎一人,那就是自己师傅,鬼婆!
  
  嘿嘿,听胡孝一说了鬼婆所在,又知道很多内部消息,冷钰萩决心一试。毕竟自己真不知该去哪里,躲向何处。留在中原,害怕被胡孝一轻易找到,又怕遇到寒霜两家的人。
  
  想想自己还没去过关外,于是决定远行,顺便带着香儿去开开眼!
  
  刨除以上说的所有事,在冷钰萩内心深处,还有个隐藏想法。就是她一直很在意西扎丽这姑娘。话里话外,虽然感觉胡孝一对她没什么,但冷钰萩女性直觉告诉自己,西扎丽不是这么想的。
  
  科伦猛部族在关外属于大族,很好打听。这次出关恐怕可以办很多事,对冷钰萩来说绝对值得一游。
  
  怀着这复杂心情,冷钰萩驾着马车,带着孩子们正式上路向关外行去。
  
  以前自己从不会驾车,都是下人代劳。最后自己跟着丞相,这些事也学会了不少。想起丞相,不知他现在如何了,这次见胡孝一,也没听他提起。哎,当时忘了问了。
  
  一想到胡孝一,脑子里瞬间又被他填满,搞得冷钰萩好烦。一边赶车一边大叫,这才勉强将他从脑袋里扫除干净。
  
  车子里的香儿、鸿儿和黑豆全趴在厢板上,半个身子被车帘盖着,双手托腮看着冷钰萩。当然,黑豆就是这样趴着。
  
  她们看着冷钰萩,香儿嘀咕道:“娘亲这是干嘛?没见有苍蝇或飞虫啊。鸿儿,你知道娘亲在驱赶什么么?”
  
  鸿儿吱吱呀呀说半天,完全听不懂。香儿也懒得再去问他,只好自己思索答案。这时,黑豆已经咕噜噜睡了。
  
  ……
  
  就这样一路往北向关外走着,远离大都已经有两天还多。
  
  这日不知到了什么地界,冷钰萩赶着马车正走,还时不时栽头,看样子是累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